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現在技術產品與生意到底好不好做呢?

標題這個問題:現在技術產品與生意到底好不好做呢?(包括園區一大堆科技公司在問的)

如果您還只是菜鳥小小工程師的話,你可以不用去了解這個問題。但你也不要以為你只不過

一個領薪水的工程師,這個問題也不關你的事。因為道理很簡單,你也會老,既然是領薪水

的工程師,你覺得你要不要隨年資增長,老闆應該給你加薪啊?那既然要加薪,

那你覺得你也要不要承擔多一點的公司產品市場的開發與營運壓力啊?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啊!那如果你又覺得這些問題是你中年危機的話,

那以您自負豐富之產品技術的開發經驗與能力那想必你也會覺得我應該也可以兼差

賺個外快?甚至還可以開個小小工作室來決定自己的人生與未來吧。

那標題的這個問題就更顯得格外值得深思了喔。這就不只是你我切身的問題

而已喔,就連我們家那位軍公教退休的賈老師也感同身受喔。她難免會對政府軍公教逐年

刪減的待遇偶爾頗有微詞,但她也不是那一種光只是嘴吧念念或想跟別人走上街頭就認為

可以解決問題的人啊。自從我念大學認識她時,她就一股堅強絕不向命運低頭的人。所以

她最近也很嚴肅地跟我討論這個問題,竟然還問我說:我可不可以幫你焊電路板啊?哈~

我回她說:不好意思喔~不要說你啦,現在連我要焊一顆QFN 的IC 我還得去拜託朋友找

他們年輕工程師幫個忙耶。你不相信的話,底下那張照片就是證明:你來試試看。呵~


有沒有很討厭啊?現在 IC 真的越做越小顆了。那就更不用說密密麻麻的電路板了:


那你會覺得說:那幸好,我是搞軟體的。應該會好一點吧,那也未必。底下是我最近把我使

用多年的一個反木馬工具軟體老大不客氣給停用了,一來只是她的服務有點給我有一絲絲的

不爽,二來還有另一家防毒軟體提供了免費兩年使用權。所以我就給他砍了,結果不到24

小時我就收到這封客服郵件了,你看最後一句話,多低聲下氣啊,如果你是工程師的話,

你認為你會做得到這件事嗎?那你也可以來回答標題的那一句話。PS:後來我還是義正嚴詞

的回答她我不爽的地方

Dear chamberplus,

Olena Inshakova just logged a message to a ticket in which you participate.

Dear Chamberplus,

You did not stop automatic license renewal for your account in the payment system. That's why your order was processed.

We are not interested in losing any of our customers. Our work is to protect you from any threats that refer to your system security and your data safety and integrity. We use any means for this purpose. Our product is constantly evolving and we are sure GridinSoft Anti-Malware and our Support Team could help you in the future to resolve many other problems.

Our license will rise in price in the future. But you already have the license and can also freely use our Remote help service at any time you need. Our specialists will do all they can to resolve your problems if even GridinSoft Anti-Malware (or other antiviruses) couldn't help you.

Moreover, we want to propose you the next: we can extend your license up to two years (free of charge) if you won't request the refund.

Looking forward for your reply!



Kind regards,
GridinSoft Support Team

----
前幾天有個認識超過 二十年的老工程師來找我,請我支援他一下 USB ROM emulator,

挖靠~還真的是老工程師啊。我自己都已經 N 年沒有碰這個東西啦。幸好我手邊還剩下

那麼一兩台。不過,說真的啦,我這個老朋友在我眼中也算是我師父級的,也是技術頂尖

人物。拿著他的平台來找我,我們三兩下就搞定了。沒錯!搞技術難不倒我們。但我們

為什麼還賺不到錢啊?說是興趣與志向,也只不過是安慰自己的話而已。

我們共同思考的是值得我們更值得深思的地方:我們都很好講話、商量的。

人家一個老董事長開著 BENZ 車來拜託你,你是不是除了心軟之外,也有一點點心動啊?

心裡也難免有種幻想?尤其當你的年紀來到歲數一大把時,還有個人捧著現金來拜託你時?

年輕時那股雄心壯志,意氣風發時的傲氣哪裡去了?

我看過很多原本開著工作室或公司的工程師們,原本訴說著他原本的理想與目標,當然

也不一定啦,也有可能只是堅持自己一個在技術上的堅持與理念。一股猶如梅花在寒風

刺骨中的那般堅毅挺拔的意志。結果呢?往往最後還不是得在現實環境中的求生存。

"越做越退回去" 。我說的不是技術喔,而是多年累積下來的挫折感,讓他們上表面上堅強,

私底下呢?卻是不脫越來越辛苦的路子走。就像我上一篇所 SHOW出淘寶網買的東西:

人家中國大陸隨隨便便就可以拿出一大堆東西跟你搶著生意做,俗擱大碗啊。

那怎麼辦?我當然不能說是:狗急跳牆。我看到更多是盲目的東接案子,西接案子。

吃這個也好;吃那個也好。就像剛剛所說的:人家開著BENZ 來找你搞技術時。

你到底心想在想甚麼?我這個案子該拿個十萬?二十萬?還是五十萬呢?

大家可以了解我的意思嗎?有沒有覺得多年累積下來,除了技術累積純熟之外,自己到底

成長到哪個層次上?還是以前那個在人家公司領薪水的打工仔嗎?

就像我在上一篇討論國內電動機車業界的亂象中,你覺得你搞技術的就只是想接案子,

東接一個馬達控制器的案子;西接一個馬達控制器的案子,每個案子都可以安慰自己說:

這些東西未來都非常有前途,有機會的。那你覺得就只是你從技術面來看成敗嗎?

我這一年多來看過太多電動車(速克達、彎梁車及代步車等)、手推式、手持式割草機等

有太多不同的電池、無刷馬達控制器等技術性的東西。還真的多如牛毛。百家爭鳴啊。

我曾經舉例過:劉邦打戰不如韓信,謀略不如蕭何、張良。當然劉邦都可以幹這些事,

但他更懂得利用有限的資源去幫這些可以出謀略打戰的人創造一個不一樣的機會。

朱元璋也是。他也是帶兵打戰出身的。誰說搞技術就只是整天搞技術就好?

或許除了技術以外的東西?是不是還有一些值得你去做的事呢?

結論呢?還是我在園區業務的一句名言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能怎麼辦?

這個問題就不要從字面上去找答案了吧。

所以要真正回答標題的問題之前,我想應該有更多其他的答案是值得你去思考的。


11 則留言:

  1. https://technews.tw/2018/04/19/oems-adopt-intel-fpgas/
    果然Intel沒有專心搞CPU。
    因為他知道CPU沒前途了,現在做的是FPGA+CPU整合式加速計算。然後就會遇到當年nVidia一樣的問題: 沒有好的軟體語言。
    會弄這樣久,就是在做電腦語言的整合。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時代,不是純硬體的時代。Intel, nVidia也一樣,更何況小一點的公司?

      刪除
    2. 嚇死我了。一看到標題我還以為是 Intel 要把 Altera 轉手賣掉了。

      其實我想 Intel 當初要出手買 Altera 時,一定早就有想到這一點了。

      而 Altera 自己也很清楚未來的趨勢,純硬體的東西肯定是有它的極限的。

      況且賣軟體最後延伸的就是賣服務。Facebook 的CEO 在美國國會作證也很明白說:

      他們就是靠廣告賺錢的啊。就是賣服務啊。這一點我想大陸那邊也慢慢會懂這個道理。

      因為當他們用俗擱大碗的把硬體連帶 Source Code 給你們,絕對就是想慢慢建立

      賣服務的觀念。我之所以提這篇文章,就是有太多工程師們不願意去相信這件事。

      不管是硬體或軟體,他們總覺得我就是賣技術而已,我只想靠技術賺你硬體或軟體的錢。

      但未來趨勢不是這樣子。電動機車的爭議點也是如此,做交換站是想賺能源服務的錢;

      但車廠認為賣車子是一輩子的車輛服務的錢(傳統保養與維修市場)。根本沒有交集。

      所搞馬達控制器,就只是純賣硬體,你覺得這是一個長久之計嗎?時代真的不同了。
      ----
      非常高興你提出這一篇文章來佐證這樣子的想法。我自己走過,我自己非常清楚,

      我甚至認為全世界有很多人或公司都知道這個事實,但沒有多少人肯真正面對這個事實去

      調整自己的做法。寧願當埋在沙地裡的鴕鳥。包括我自己之前所開設的車用電子公司。

      Intel 賣FPGA 給數據中心OEM 廠在做甚麼?當然就是為了佈局這些未來工作。

      但有很多台灣老闆認為:只要賣硬體賣軟體賺錢就好了,想那麼遠做甚麼?

      這也是造成許多苦命工程師的原因啊。

      刪除
    3. 補充說明一下:(這是我兒子跟我說的。)

      值得留意的是另一家FPGA 大廠 Xilinx 在去年底推出的 PYQN-Z1 板子,

      讓我看到的就是類似你所說的東西。這是一塊可以直接支援 Python 的FPGA 版。

      人家在做甚麼未來產品市場布局啊?真的是世代交替啊。

      刪除
  2. 回覆
    1. 嘩~ 真的太好的見解啊。

      有些很自負的"老人家"總是喜歡掛在嘴吧說:"現在的年輕人啊...."

      我都不覺得有這一種感覺。有園區的人跟我說:現在年輕人都不來園區...我心裡想:

      "那很好啊... 就代表他們有自己的想法,也懂得該如何調適自己來面對未來挑戰"

      要不然呢?先賣肝賣個五年十年之後,才來當個鍵盤嘴砲來罵無良老闆嗎?

      有人跟我說:先去園區可以先打打關係,建立人脈啊。那如果未來產業八竿子打不到。

      這些關係人脈有用嗎?就像我現在搞車用電子,我現在的經驗就是不要在車廠面前再拿園區

      的人事物出來講了。"你們園區的鳥事我們不懂" "你們園區就比較厲害嗎?"...

      真的。現在網路資訊發達了,只有懂得快速反應及更懂得利用資源來完成"點線面體"的

      競爭優勢才是重點。台灣本來就是一個屬於海洋文化活潑樂於接受外來文化挑戰,及懂得

      如何調整自己步調的環境特質。以前台灣奇蹟不就是一卡皮箱走天下嗎?就是這一種積極

      心態。如此不就正是因應時代潮流的做法嗎?要不然呢?學人家拼命蓋工廠,把自己困住嗎?

      是不是啊?

      非常感謝你的資訊分享。也希望各位從中也可以有所頓悟。加油。

      刪除
  3. 小弟的見解:

    東接一個case,西接一個case這樣玩最大的問題是: 產品沒辦法複製量產

    小弟之前看過專接半導體,光電產業機台設計的公司,的確是專接case,一年做1,2個case,不過單價高,一年可以做到上億,這樣才能讓公司存活下去

    如果是普通的case,一次30,40萬好了,搞好幾個月,現在客人又精得很,會在合約裡想辦法防堵你把成果賣給競爭對手

    換個不同的case,就算不用重新學起,板子起碼也是要重洗,改code...把不少時間花在這上面

    同時間一般的企業主是想辦法擴展市場,複製成果,把產品灑出去

    可以想見後者當然是越賺越大,他也會覺得,我們這些搞技術的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很多東西以前說:可以怎麼好賺的,現在都已經不是那樣子了啦。

      這包括國際大廠的技術產品都是如此。否則人家幹嘛要走向併購,大者恆大的觀念。

      就如你所說的:難道你的客人都是笨蛋嗎?最終還是得走向客戶市場服務的營運模式。

      這點就是工程師與中小企業不容易做的事。因為很簡單:能用一個案子收個3、40萬的方式

      處理嗎?你講得沒錯,你也可以想辦法複製成果,把產品灑出去,擴大市場。

      那你覺得這些事情是搞技術的觀點呢?還是心態問題?難道這裡面沒有脫離一點技術,多一點

      人文與業務的想法嗎?所以最後就是別人對搞技術人的註解:你們的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啊?



      刪除
    2. "東接一個case,西接一個case這樣玩最大的問題是: 產品沒辦法複製量產"

      這個還有延伸另一個問題就是生產零件備料。對小公司來說:或許都不覺得怎樣。

      但無形中都是造成一些不管是零件採購或是下腳料管理,都是困擾。

      工程師做研發都很有成就感,都很爽啊。也都不太願意去面對這些關於生產問題。

      眼伸出來就是財報問題。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會造成公司成長的最大問題。

      所以這已經不是一個案子拿個3、40萬元的問題了。最後就是一倉庫的下腳料。

      最後賺到的就研發用儀器設備跟一大堆賣也賣不了好價錢的庫存零件。

      唉~

      刪除
  4. 講了一大堆道理,感覺都是一些你曾經失敗的經驗和complain。
    我有個疑問:如果你真的成功了,還會寫這些嗎?
    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嗯。你的問題問得很好啊。

      那我們就得來看所謂"成功"的定義是甚麼?尤其身為一位以工程技術出身的人員來說。

      拿一個台灣SAE 年度傑出工程師?今年度台灣當選的有兩位是我認識的。遴選過程我也了解。

      或是拿一個諾貝爾獎?但當我們國內看到目前李遠哲博士的情況之後,也好像也是一般般喔。

      或是當你成為郭台銘之後呢?

      但我想如果我現在是郭台銘之後,我大概也不會在這裡寫Blog。

      再換個方式說好了:如果若是定義郭台銘是成功的話,那相對人稱晶圓代工教父張忠謀來說:

      那為什麼沒有人稱郭台銘為全球代工教父呢?

      當然還有很多類似的比喻可以讓大家好好思考的。

      所以啊,你真的不要真的把所謂"成功"這件事真的看得太重,其實我們所追求的就是一個

      屬於自己理想目標,可以讓自己在人生道路上,不斷的去追求屬於自己的夢想,

      我想張忠謀五十幾歲創立台積電,他設定成功的定義應該就是要證明他晶圓代工的想法是對的

      當然也沒有人可以全然都可以實現他自己心目中成功的目標。但就是努力去實現。

      那既然沒有人可以保證你成功的話,那許多努力奮鬥的過程就有許多值得大家借鏡的地方。

      我們之所以要讀歷史,就是希望大家都能夠從許多過往的經驗中去吸收一些教訓,給我們

      未來一些參考的依據,但說起那個年代久遠又沒有我們切身科技技術或現在環境的古代歷史,

      大概沒有人會把這些宮廷歷史當我們從事科技發展或是公司經營看成是同一件事的啦。

      所以我們也就能夠盡量的收集一些平時所見所聞拿出來講啊。那如果要講那些錦上添花的

      成功企業故事的話,那也輪不到我來講,你只要花個幾百塊,去買一本商周、財訊或是天下

      遠見之類的雜誌翻一翻就好了。我跟你說:當初我在清大育成中心創立公司時,這些媒體都

      開價接觸過,當然我也有上新竹當地的廣播節目啊。所以你所謂成功的定義是甚麼呢?

      所以以這個角度來看這些過程,第一、我當然非常高興與樂意的分享我自己走過的許多故事,

      與經驗,在這個屬於我自己的園地來與大家交流。如果真的能夠藉由這些經驗可以給某些一些

      參考,大家就不妨交流交流。

      第二、很高興的是:我自己目前還有一些可以持續搞技術的時間與空間,能夠持續的發表一些

      技術相關文章,我自己也覺得蠻不錯的生活目標與體驗。我跟你說:我猜啦,如果套一句你

      所謂成功的定義,大概也就沒有那些美國時間還跟你在這裡講技術的東西了啦,你反而還會

      覺得我這個傢伙怎麼是一副很市儈調調的老闆了啦。(就是大家心目中的慣老闆了啦)

      ----

      其實很多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目前在做甚麼?有很多事情都不會或可以隨時隨地的拿出來講的

      而我呢?我是非常Enjoy 我目前的工作與產品發展工作,套一句周遭朋友給我的話:我是很幸

      運的。但我自己倒不覺得是幸運,而是我願意堅持,而機會自然就會給有所準備的人。

      而這所謂"有所準備"的定義呢?當然不單單只是技術發展經驗而已,而是我在文章中不斷提出

      的這些想法與經驗,給我自己不斷是思考與演化。這些想法與思考模式都是長年累月所累積

      下來的。不管是公司組織與市場發展思維模式或是對於產品技術開發的核心問題掌握,

      都能夠很明確地做決定與劍及履及地去克服問題與實現想法。

      至於最後所謂成功的定義是甚麼?或許對我來說:也就沒那麼在乎了。

      因為在人生戰場上,有許多戰役是值得你去參與的,不管你是贏家還是輸家,都是屬於你自己

      的歷史故事的。不是嗎?

      或許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也會很樂意地聽聽你的故事啊。大家也都是自己人生的主人翁啊。

      刪除